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学研究 >> 成果交流 >>
职业教育发展代价——选择与博弈
来源:本站原创     
  • 赵红

    (黑龙江工业学院,黑龙江鸡西 158100;)

                       (《佳木斯教育学院学报》2014年第4期)

    摘  要: 职业教育发展代价问题是不可回避、需要正确认识的隐形问题,实质上是实践主体在职业教育发展历程中的选择与博弈,推动职业教育从原点走向新起点,从新起点走向更高点。从选择与博弈的视角分析职业教育发展代价,对于我们透过现象,认识职业教育发展代价的本质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职业;职业教育;发展代价;选择;博弈

    中图分类号:G71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职业教育发展的过程是代价相伴随的过程,也是实践主体选择与博弈的过程,如何在这个过程中促进职业教育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发展,如何对代价进行合理的规避与补偿,是摆在社会相关层面的重大课题,需要认真思索研究。

    一、相关理论阐释

    具有竞争或对抗性质的行为称为博弈行为。在这类行为中,参加斗争或竞争的各方各自具有不同的目标或利益。为了达到各自的目标和利益,各方必须考虑对手的各种可能的行动方案,并力图选取对自己最为有利或最为合理的方案。“博弈论就是研究决策主体的行为发生相互作用时候的决策以及这种决策的均衡问题。在博弈论看来,相关利益者之间的冲突与合作在任何活动中都存在,也就是说其中每一个利益主体参与方在获取一定利益的时候,不仅仅取决于自己的行为策略,而且还与其他利益相关者的行为选择有密切关联。从本质上看,博弈论是研究“关系”与“选择”的学说。”[1]

    职业教育发展代价就是代表职业教育发展趋势的实践主体为实现职业教育发展的主要目标,而对某些非主要发展目标有所放弃或牺牲的价值选择,从而带来的必然的和人为的消极后果。职业教育每一次进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既存在必然性又具有偶然性。

    从选择的角度来看,实践主体为实现职业教育发展目标,选择了一种发展策略、方向就等于放弃了另一种发展策略和方向,正所谓有选择就有放弃,有扬就有抑。有些职业院校在突出职业性,亦即突出“以就业为导向”,完成职业院校目标责任的同时,有意或无意地忽视了学校教育的基础责任,产生了“泛职业化”的现象,这种发展代价就是职业院校选择了职业性而放弃了基础性,选择了专业性而放弃了全面性。

    从博弈的角度来看,本质上无非就是与职业教育相关的利益主体在参与职业教育发展的过程中,为了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而产生的相互冲突与博弈,只不过种博弈带有隐秘性与可协调性。“利益相关者是指能够影响公司目标的实现,或者是受公司目标实现影响的团体或个人”。[2]所谓职业教育相关利益主体包括政府、企业、职业院校、社会公众。在职业教育发展过程中,政府与职业院校的博弈,企业与职业院校的博弈,社会公众与职业院校的博弈,职业院校之间的相互博弈及各利益主体相互之间的博弈,促使职业教育得到了发展进步,同时也就产生了职业教育发展的代价,从另一种层面来讲,职业教育发展代价也是各利益主体之间博弈的结果。

    二、特征分析

    1、职业教育发展代价的选择属性

    职业教育发展代价实质上是实践主体通过对发展手段的选择来实现发展目标的过程,它是由一系列选择活动而产生的。某种特定的手段有助于实现特定的目的,从而促进发展。但同时由于这种特定的目的和手段具有选择性、排他性,就必然使发展以付出代价的方式来实现。为了实现职业教育某种目的,职业教育实践主体必然会选择某种特定的或最佳的手段,这种选择性必然使职业教育发展的其他目的和手段得不到实现和利用,从而使其他方面的发展失去机会和条件,甚至受到排斥和牺牲,即付出一定代价,这既是选择在设定、不设定或否定中进行取舍,又是选择性的辩证应用。

    职业教育发展代价选择属性分为感性选择与理性选择,感性选择是职业教育实践主体建立在对职业教育的感性认识与表象认识基础之上,受实践主体内在的思维模式、主观世界和自我意志影响,对职业教育发展所做出的某方面选择,这种选择具有自我选择的能动性和创造性,是必然性与偶然性的统一。理性选择是在感性选择的基础之上,根据各相关主体及职业教育本身内在规律及特性而做出的合理选择,这种选择具有合理性与实践性的特点,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具有先进性与超前性,但在整个职业教育发展历程中,受到特定的时间、空间和主体认识的相对性限制,必然具有局限性,即是否是合理的选择,要经过时间和实践的检验。

    2、职业教育发展代价的博弈属性

    职业院校与政府之间存在着“智猪博弈”现象。职业院校希望政府能够最大程度的支持职业院校发展,职业院校以最小成本实现最大价值。而政府则希望职业院校积极主动提升职业教育的影响力,以最小的财政支出达到自身对职业教育的诉求,虽然双方都希望职业教育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但是双方为了各自的利益,在职业教育不同发展层面又会采取不同的战略。对于职业院校来说,需要自己负担办学的基础设施、办学等基本费用,在收入受限的情况下,职业院校不会投入任何资金和精力发展职业教育,想法设法搭便车,对于政府而言,出于整体宏观发展考虑,即使职业院校选择等待,政府同样必须促进职业教育发展,因为一旦职业教育陷入困境,会给社会带来更为严重的负面影响,因此,职业院校与政府之间便形成了“智猪博弈”局面。[3]

    职业院校与企业之间存在着“智猪博弈”现象。职业院校办学特色就是面向企业培养专业技术型与应用型的人才,与企业开展合作无疑对其自身发展有很大的帮助,双方的博弈过程涉及两个方面,一是企业是否会选择主动与职业院校合作,二是是否所有企业都会选择合作而非“搭便车”。无论职业院校是否主动开展校企合作,企业的最优策略都是选择不主动合作,等待搭职业院校的便车,而职业院校的选择则是主动与企业合作,因为它指导企业一定会选择等待,因此,职业院校必须积极开展校企合作,尽管这样职业院校会付出一定成本,会让企业搭便车,但如果职业院校不采取合作,它将一无所获,这便是职业院校与企业之间的“智猪博弈”。[4]

    三、在选择与博弈共赢中助推职业教育和谐发展

    1、在选择中实现共赢,助推职业教育和谐发展

    实现职业教育和谐发展是职业教育发展的最高追求,从另一个层面讲就是最大限度的控制、降低职业教育发展代价,实现职业教育发展的最优化、可持续。选择是实践主体的选择,是职业院校、政府、企业、受教育者的选择,职业教育发展的每一步,实质上是一个选择战胜另一个选择的过程。在此过程中,各相关主体都有选择的权利,只不过是权利的大小、资源配置是否均衡的问题。当然政府在选择职业教育发展方向的问题上,占有绝对的话语权,起着主导作用。企业是吸收消化职业教育人才的主阵地,在降低职业教育发展代价方面扮演者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职业院校是培养职业人才的摇篮,在控制、降低职业教育发展代价上的作用更是不可估量。政府、企业、院校三方在推进职业教育和谐发展的进程中,只有统一思想,凝聚共识,以超前的思维、改革的思路、合作的方式才能最大限度的降低职业教育发展代价,助推职业教育和谐发展。

    2、在博弈中实现共赢,助推职业教育和谐发展

    职业教育发展的过程实质上也是各方博弈的过程,其隐秘属性使这个过程看起来平淡无奇,形式上呈现出相对静止的表征,但是背后的价值博弈一直处于激烈争斗状态,是一方战胜另一方的代价,这种代价是职业教育发展的代价,是职业教育价值的坚守与归依,正是这种博弈的代价才促使职业教育从无到有,从萌芽走向成熟,这也是博弈代价对职业教育发展的积极意义。现在职业教育面临的改革创新任务依然繁重,需要革故鼎新、与时俱进,有改革就有斗争和博弈,也会有牺牲,关键是如何顺应时势让积极方面战胜消极方面,带领职业教育走出一条符合实际,和谐发展的“大道”。各利益主体为了共同的目的和各自的利益,难免会有从自我考虑的狭隘。因此,集中集体的智慧,发挥各方的力量,在遵循职业教育发展规律的基础上,祛除职业教育发展的“顽疾”,转变职业教育发展方式,才是正途。

    参考文献:

    [1]刘娟.现代社会发展中的价值博弈研究[D].西安:西北大学文学院,2010:1-2.

    [2]{美}R.爱德华.弗里曼.战略管理—利益相关者方法[M].王彦华,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6:60.

    [3][4]李名梁,吴书瑶. 职业教育院校与外部利益相关者的博弈分析及发展策略[J].理论与现代化,2013(1):23-24.

              
CopyRight 2012-2013 黑龙江工业学院人文社科系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黑龙江省鸡西市和平南大街99号      电话:0467-2395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