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肃慎文化研究 >>
肃慎族系发展的基本脉络梳理与文化解读
来源:本站原创     
  • 韩新君

    肃慎族是我国东北地区的古老民族,东北肃慎族系发展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7000年来,在东北千里沃野,茂密山林中繁衍生息,创造了东北古文明。肃慎先民以勤劳和勇敢的智慧,不断推进中国历史发展进程,创造了新开流文化,莺歌岭文化和同仁文化等渔猎特色鲜明的文化;以金戈铁马,气吞山河的豪迈气概,扩大疆域、统一中原,曾经影响世界。鸡西地域就是远古肃慎人生活的故地。肃慎族系在中国历史上可以分6大历史阶段,肃慎族系的名称演变为肃慎—挹娄—勿吉—靺鞨—女真—满洲。每个阶段在历史上都留下了灿烂的文化。

    一、夏商周时期的肃慎族系

    中原王朝夏商周时期(公元前17世纪—公元前256年) ,东北其中有一族为肃慎时期,这时期肃慎族主要社会发展特征是渔猎业,原始农业和畜牧业。精神崇拜为神鹰海东青。

    (一)“肃慎”的语义与语源

    肃慎族是我国东北地区最早见于先秦古籍历史记载的先民。对“肃慎”一词目前主要有三种解释,:

    1、鸟名,学者崔广彬认为:“肃慎”是通古斯女真语,是肃慎的自称,——从东方大海飞来的海东青,即“东方之鹰”的意思。

    2、“人”的意思。学者、干志耿、薛虹、张博泉、魏存成认为:肃慎是通古斯满语“朱里真”“珠申”的转音,意思是“东方的人”的意思。

    3、学者王文郁认为: “肃慎”一词是女真语“箭”的汉字对音,古代文献记载的肃慎,都与弓箭和楛矢石砮联系在一起,所以华夏族称他们为贡楛矢石砮者和善于造弓箭的人。

    (二)肃慎的起源

    对肃慎族地理位置的推定,带来对肃慎族源的不同看法。目前主要有三个不同的学派观点。

    1、迁徙说。持“迁徙”说者,也分两种观点,一是“水路”迁徙,学者陈子怡、金毓黻认为肃慎起源于山东半岛,由汉族演化成肃慎族,俄罗斯学者希罗科戈洛夫认为满洲的通古斯于公元前4000年左右从黄河流域及长江中下游向北方移动,于公元前1000年左右从山东半岛经渤海湾进入东北。二是“陆路”迁徙。学者傅斯年、郭沫若认为肃慎起源于今燕山山脉一带,然后北移。

    2、东北广被说。持这种说法的著作《盛京通志》、《满洲源流考》、《大清一统志》认为:肃慎地域包括今辽东、吉林、黑龙江及其以北的广大地区。

    3、定域(三江平原)说。大部分学者认为:肃慎起源于今牡丹江中游至黑龙江下游及乌苏里江广大地区,是黑龙江地区形成的原始社会的土著民族。此说的代表学者和著作有:干志耿、孙秀仁合著的《黑龙江古代民族史纲》,张泰湘、吴文衡合著的《黑龙江古代简史》,魏国忠等人编写的《黑龙江沿革史》、杨保隆的《肃慎挹娄合考》等。

    (三)疆域方位

    《山海经•大荒北经》里说,东北海之外,大荒之中东有一山,名叫不咸,有肃慎之国。“不咸山”就是我们现在的长白山一带,“肃慎之国” 就是我们说的肃慎族人。我国著名学者杨保隆先生在《肃慎挹娄合考》一书中认定:远古肃慎族人的活动的范围生活区域东临日本海,西至嫩江以东,北达黑龙江以北的广大地区,东南到吉林省珲春和汪清县北,西南约至吉林怀德县一带。

    (四)肃慎先民文化遗址及文化特征

    目前出土鸡西密山市新开流文化遗址、双鸭山饶河小南山遗址据今约7000年,是新石器时代的肃慎先人的遗址,牡丹江的莺歌岭文化遗址、吉林的西团山文化遗址,鸡西刀背山遗址,据今约3000多年,相当于西周时期,都是肃慎族所遗留下来的文化遗存。

    1972年在兴凯湖新开流发现了新石器早期文化遗址,考古队在遗址共发掘280平方米,发现新石器时代墓葬32座,鱼窖10座。从新开流遗址的墓葬可看到社会分化与社会结构,从出土的石器、牙饰、骨雕鹰首、角雕鱼、玉饰等和地面采集到的陶塑人首,透视出新开流肃慎先民厚重的历史文化,反应了肃慎先民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具体说,新开流遗址主要展现肃慎先民五大文化特征。渔猎文化,石镞文化,海东青文化,“萨满文化”,陶器纹饰文化。

    1、渔猎文化。在出土的2000余件文物中,新开流原始居民渔猎工具十分丰富,新开流的原始先民已经有了简单的手工纺织业,鱼网的发明,标志着捕捞鱼的生产能力已经进入成熟阶段。明显体现渔猎文化特征。可以肯定,新开流的原始居民,应该是处于以捕鱼为主、兼营狩猎的典型的渔猎经济时期,创造出了灿烂的原始渔猎文明,开创了黑龙江渔猎文化的先河,新开流文化证明了中华民族7000年前就劳动、生息在鸡西这块土地上,是中华民族灿烂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片富饶的土地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鸡西人民。

    2、石镞文化。楛矢石砮是肃慎族的典型器物,是肃慎先民长期狩猎的一项重大发明。在新开流文化遗址出土各种石镞121件,分类有平底石镞、带铤石镞、凹底石镞、圆底石镞和桂叶形石镞五种样式,制作很精致。新开流文化遗存中大量石镞(石砮)的出土,以实物证明了新开流遗址是肃慎先世的文化遗存,是满族先民最早的发祥地。楛矢石砮具有生产工具、征战武器、进贡礼品、文化标志四大功能。

    楛矢石砮作为一种狩猎工具,解决了远距离棍棒打不着,而近距离与动物搏斗又有危险的难题。从与大自然的搏斗中获得食物,保障了肃慎人的基本生活,为肃慎人世代繁衍提供了充足的物质基础。

    楛矢石砮,作为一种争战的武器,使肃慎人生存空间不断扩大,肃慎民族是一个英勇强悍的民族。楛矢石砮的发明,使肃慎人如虎添翼,不断发展强盛起来。

    楛矢石砮是肃慎人作为历代贡品进献中原,成为东北与中原亲密交往的独特信物而贡奉到中原皇帝,成为肃慎人与中原政权联系的纽带。中原政权也将其锦、帛、茶等珍品以及生产技术回赐给肃慎人,既密切了关系,也促进了物资与文化的交流。

    楛矢石砮作为一种文化的标志,把一个民族在一个地域里的历史文明与执着的信念有机的结合起来,成为这个民族得以用坚实而铿锵的脚步在中国历史上尽情挥洒聪明智慧,不断创造历史的辉煌。

    3、海东青文化。骨雕鹰首是新开流文化遗址考古发掘的重大发现。骨雕鹰首的出土和发现,引起了中外学术界的高度重视,对它的诠释学术界大致有三种论点:

    第一,古人饰物说。稻叶君山先生他是把骨雕鹰首看做满族传统服饰,是古人追求美的一种饰物。

    第二,原始艺术说。考古学专家张泰湘先生,认为新开流出土的骨雕鹰首,是一件原始的艺术杰作。

    第三,萨满文化说。董凤芹宋德胤先生认为骨雕鹰首是一件神秘的萨满的法器,是一件远古的萨满的神圣标志”。

    4、“萨满文化”。在新开流遗址上曾采集到陶塑人首像文物,有满族学者把此陶塑人像看作是“最古老宗教萨满教的前期印证。”由此也推断,新开流是萨满教文化的发源地之一。

    5、陶器纹饰文化。新开流出土的陶器,陶质有夹砂灰褐陶、夹砂黄褐陶和泥质红褐陶三种,纹饰形式多样。显示了新开流渔猎文化审美形态的特点,表现为从写实发展为写意,从动物形象的写实而演变为抽象化,符号化的演变过程。

    朱延平先生利用陶器纹饰比较,来断代历史,在《新开流文化陶器的纹饰及其年代》认为:“新开流文化滚压纹的时间估计为距今8000-7500年前。

    (五) 肃慎人的文化习俗

    在商代初期,上古尧舜时代,肃慎人处在新石器时代,生活在半穴居状态。肃慎人的住房,在夏天和冬天是不同的。夏天,在密集的几棵树之间,他们搪上一些横木,然后铺上树枝和柴草。这样,既可防野兽侵袭,又可防蚊虫叮咬。冬天,他们又搬进深深的洞穴,要用长长的梯子,才能通到下面。在洞底的中央,他们生一堆火,周围铺上树枝、柴草和兽皮。这就是一个相当温暖的家。 

    大约在三四千年以前,肃慎族已经进入定居生活,除了从事固定的采集渔猎生产以外,原始的农业已经出现,并有了养猪为主要对象的畜牧业。在肃慎人居住过的地方,出土了大批磨制的石斧、石刀、石凿、石磨棒、骨鱼钩,还有手制的陶瓮、陶罐、陶釜、陶盘等生产和生活用具,以及陶猪一类的工艺品,生动再现了肃慎族人的生产发展水平和生活情景。

    肃慎人喜欢养猪。但与汉族的习惯圈养不同,他们习惯自由放牧,任猪群漫山遍野乱跑,随意繁殖。一到寒冷季节,他们要杀掉一大批,用冰雪冻上猪肉。只留一小部分,饲养在人们过冬的地穴里。 

    家族的首领们,把冻肉平均分给家族成员。只把冻肉在火上暖一暧,大家就那么生吃起来。他们用猪皮裁制衣裳,还用猪毛纺线:他们不习惯于穿裤子,只在腰间系一块遮羞布。他们还在身上搽上一层猪油,用来防寒和皮肤干裂。条件好的富有人家,还畜养大群的马、牛、羊。 

    肃慎人不论男女老少,时兴留着长长的发辫。不仔细观察,很难分辨他们的性别。肃慎人的婚姻,的确太有意思了。男女之间自由恋爱,一对相爱的男女,只需男子把一根美丽的羽毛插在姑娘的头发上,女方同意了就可以先带到男方家里,然后向女方家庭送些彩礼,这就算正式结婚了。只有已婚女子才讲贞操,妻子一旦死了丈夫,就必须要终身守寡。 

    肃慎族是在今黑龙江中游地区形成为民族的。从分布来看,历代有所变化。早先,周天子大会天下群臣,周边少数民族头人按方位入座。肃慎族的头人,就在东面的北方座位上。据说,舜帝在位的时候,肃慎人就千里迢迢赶到中原来朝贡,还用自制的弓箭作为贡品,表示加入舜的部落联盟。

    二、汉魏三国时期挹娄人时代

    中原到了秦汉、三国、两晋时期(公元前221年—公元420年),东北肃慎族系为挹娄时期,这时期挹娄族主要社会发展特征是农耕狩猎文化,国家雏形形成。

    (一)“挹娄”的语义与语源

    《后汉书》记载:“挹娄,古肃慎之国也”。是继肃慎称号后使用的第二个族称,挹娄族称出现于公元前1—2世纪时(西汉),挹娄一词,含义有两说:一,音近通古斯语“鹿”,为鹿之意;二,《满洲源流考》认为:与满语“叶鲁”音近,为岩穴之穴的意思,当为“穴居的人”的意思。汉至晋前后约有600余年,称为挹娄。公元5世纪后,改号勿吉。

    (二)疆域方位

    《三国志—魏书—乌丸鲜卑东夷传》载“挹娄在夫余东北千余里,滨大海,南与北沃沮接,未知其北所极。其土地多山险。其人形似夫余,言语不与夫余、句丽同。”我们可以推断,挹娄当时就在今天的吉林、黑龙江两省的东部,也就是今天俄罗斯滨海边区的全部,包括海参崴都是挹娄部落活动的地方。

    (三)古文化遗址及文化特征

    考古发掘证明,距今1800年前的汉魏时期,肃慎族系挹娄人就曾在友谊县境内修建了凤林古城,就是当时挹娄人建造的王城。宝清县炮台山遗址,称为北斗七星祭坛,他们在此地用勤劳的双手谱写了一部拓荒史。被誉为“亘古荒原第一都”这两座古遗址是挹娄时代的典型标本遗址。友谊县的凤林古城、宝清县的炮台山古城、桦南的小八浪遗址、集贤的滚兔岭遗址属挹娄文化,说明至少在中原地区进入成熟国家形制的同时,三江平原这一区域已进入了国家形态。

    (四)挹娄人经济状况

    在他们的住房中,发现储藏有黍,还有石镞一类石器,这说明挹娄的经济生活,是原始农业与畜牧、狩猎同时并存的。在黑龙江中、下游和滨海各地,挹娄人建立了许多定居村落,过上了农业定居生活。以五谷为食,穿麻皮衣服,饲养猪、马、牛。与先前的肃慎人一样,他们也以猪为贵,爱吃猪肉,用猪皮做衣,冬天也在身上涂一层猪油来御寒。挹娄人还善于爬山打猎,在他们活动过的地方,出土大量的以“青石为镞”的石箭头,黑龙江宁安东康遗址还出土过箭囊。挹娄人的弓箭,比肃慎人又有突出的进步,他们在箭镞上还涂上了毒药,杀伤力自然也就更大了。挹娄时期有渔猎业、农业、畜牧业和手工业,织麻布和用貂皮御寒有历史记载。

    挹娄人习惯于水上捕鱼。在松花江、牡丹江、乌苏里江这些大江大河里,到处可见挹娄人驾一叶扁舟打鱼的身影。 

    (五)挹娄人的社会形态

    各部落“无大君长”,“邑落各有大人”,父子相传,还没有统一的部落联盟首领。两汉时,他们受着建立在今松花江中游一带的扶余政权的压迫和剥削,不能自通于中原。挹娄有两个邻居,西南面是强大的夫余,东南面是弱小的北沃沮。夫余已发展到国家阶段,挹娄却还处在氏族社会。相比之下,自然是夫余强而挹娄弱了。挹娄人老是受夫余国的欺负,可反过来,他们又去欺负比自己更弱的北沃沮。挹娄人长期臣服于夫余国,间接也与东汉王朝保持隶属关系。夫余国奴隶主贪得无厌,屡屡追加挹娄人的租赋,逼迫他们起而反抗夫余国。三国时 (220~226)起而反抗扶余,并向魏贡纳貂皮。约在三国时,挹娄已完全摆脱对扶余的从属关系,成为一个独立体,其历史地位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屡次来中原王朝贡楛矢石砮,说明他们已直接臣服于中原王朝。挹娄人与中原王朝的经济交往日益频繁起来,“挹娄貂”在三国时驰名中原,成为社会上的御寒珍品。

    三、南北朝北魏时期的勿吉时代

    中原南北朝时期(公元420年—公元589年),东北肃慎族系为勿吉时期,这时期勿吉族社会发展特征是农业发达,农产品丰盈,发明了用米酿酒技术。

    (一)“勿吉”的语义与语源

    到了南北朝时期,又称挹娄为勿吉,勿吉源于诸稽,是“窝集”的转音,通古斯女真语为“丛林”之意。勿吉人,就是林中人。古代东北的森林茂密,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与森林相关。在气候寒冷的东北,森林既是人们的好住所,也是他们狩猎、采集的好场所。

    (二)疆域方位

    《魏书•勿吉传》称之为“旧肃慎国也”。勿吉的地理位置,在高句丽国以北,南界长白山,西至洮儿河源,北面和东面“不知所极”。勿吉时期的疆域比挹娄时期更加广阔。而这一地域,就出现了夫余和勿吉考古文化交融混合的现象。说明了这支力量的崛起,同时也是肃慎、挹娄长期发展的结果。 

    (三)勿吉人经济状况

    据《勿吉传》的记载,南北朝时,正是勿吉社会发生变革的时期。考古遗物证明,勿吉已广泛使用铁器,出现一夫一妻的个体家庭,由于生产力的提高,经济、文化的发展,原始民族群体开始瓦解,各部落之间的互相兼并时有发生,逐步形成了七个拥有武装的较大部落集团,出现了占有更多财产的“大家”,并开始了对勿吉以外其他民族的掠夺和奴役。这时的勿吉族已进入了阶级统治的社会发展阶段,成为东北各少数民族中力量最强大的民族。

    史载勿吉初有数十部,后逐渐发展为粟末sumo(今松花江)、白山(今长白山)、伯咄(即伯都讷,今扶余县)、安车骨(今阿什河)、拂涅(今牡丹江一带)、号室(今绥芬、穆伦二河流域)、黑水(今黑龙江下游)等7大部。

    南北朝之初,松花江一带的勿吉人,成了肃慎文化、挹娄文化的继承者和光大者。 5世纪初,勿吉人踏进了奴隶制的门槛,从此名声享誉中原。

    在肃慎、挹娄生产的基础上,勿吉人农耕的比重增加了,种植有粟、麦、稷和葵,采用中原人的偶耕法。作为森林民族,狩猎业仍占主导地位。他们还有了手推车,饲养了牛、马,却不知如何使用它们。在他们眼里,牛、马和猪狗一样,饲养它们为的就是宰杀了吃肉。尤其是多猪善射,这是自肃慎——挹娄——勿吉始终一贯的。所不同的是,挹娄人善“捕鱼”,勿吉人善“捕貂”。此外,勿吉人还学会了“嚼米酿酒”。比起他们的前辈来说,勿吉人在社会经济方面的进步是明显的。 

    (四)勿吉人生活习俗

    勿吉人“筑城穴居”。房屋的形状,就如同一个大的坟丘,上面留一个出入口,进进出出也得用梯子,“大户人家深至九梯”。这与挹娄“常穴居”,和肃慎“夏则巢居,冬则穴处”相同,依然保持了“穴居”的习惯。从穿着上看,女人们一般身穿裙,而男人们老是身穿猪、狗皮袍。男人的头上插一根虎、豹尾,自然是为了显示勇敢。 

    (五)历史贡献

    在历史上,勿吉人做了两件大事。一是北魏延兴五年(475),他们中一支——一支进入中原;二是北魏太和十七年(493),勿吉人灭掉了称雄一时的夫余。勿吉同夫余斗争,是一场民族战争,是挹娄族反夫余国压迫的继续。这场战争,以最终推翻了夫余国的奴隶主政权而告结束。从此,散布于吉林各地的勿吉人,与中原王朝交往更密切了。从史书上的记载来看,他们前后与北魏、北齐交往有37次之多。其中一次就有贡马500多匹,一次朝贡的人数达500多人,从交往中,自然也带回了汉文化,从同仁、老山头遗址的出土问文物来看,主要是铁器,包括铁削、铁锛、铁镰、铁带卡、銎铁锛,这对当地农业生产自然有很大的促进。

    黑龙江绥滨同仁遗址是南北朝时期的勿吉文化的标本。从绥滨同仁遗址出土的铁削、铁锛、铁镰、铁带卡、銎铁锛来看,证明当时农业生产使用铁器,自然对农业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同仁文化所代表的文化早期为原始人肃慎、挹娄文化,中期为勿吉人文化,晚期为辽金时代女真文化,被世界考古界命名的一种新的类型。1973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和省博物馆考古队在绥滨同仁发掘出的三处房屋遗址,经碳-14测定为勿吉人南北朝时期的文化遗存,是我国考古界第一次接触的勿吉人文化。

    四、隋唐时期的靺鞨时代

    中原隋唐时期(公元581—公元907年),东北为靺鞨时期,这时期靺鞨族主要社会发展特征是第一次建立了国家政权。号称“海东盛国”

    (一)“靺鞨”的语义与语源

    “靺鞨”是古通古斯语,或者更精确地说是通古斯—沃沮语,这个语言后来发展成为鄂温克、鄂伦春、赫哲、锡伯等通古斯民族的语言,这个词的原音可以拼为“olgi”,读为:“沃沮、窝集、勿吉、瓦尔喀(基)”,不能读成“mo he”,因为它是对olgi的音译,因此,只能读为沃沮或勿吉等,通古斯-沃沮语“olgi”是翻花矿泉、漩流矿泉的意思,也有人认为是住在水边的人的意思。

    (二)疆域方位

    靺鞨诸部的分布区域,大致是东至于海,西接突厥,南界高丽,北邻室韦。管辖范围南到今天朝鲜的德源,西到今日内蒙古,东到日本海,包括今天的库页岛在内都在渤海国的管辖之列。到了唐代,靺鞨最终形成两大集团:粟末靺鞨和黑水靺鞨,分别在渤海都督府、黑水都督府的管辖之下。唐朝中叶,安禄山做过平卢节度使,黑水靺鞨、渤海靺鞨,自然也是在他的管辖之下。

    (三)社会经济状况

    由于社会相对安定,铁器在生产中大量使用,加以受中原先进生产技术的影响,渤海的社会经济有了显著的发展和进步。尽管一些边远的区域仍以渔猎及采集为业,但五京周围及南部、西南部等重要地区都得到了迅速的开发。农业已成为最主要的生产部门,大面积种植水稻,大量饲养柞蚕与桑蚕,畜牧业也有较大的发展,培育猪、马、兔等优良品种,各项手工业的生产也达到了较高的水平,如:靺鞨的陶器极富特色,一般为泥质陶,也有夹砂陶,有手制,也有轮制。铁、熟铜、金银、布、绵、玛瑙、紫瓷盆之类的工艺品驰名遐迩。大量铁制武器和生产工具,反映了靺鞨工匠在金属加工方面的高超技术,也说明靺鞨族是勤劳善战的民族。     

    随着经济的发展,涌现出一批新兴城市,其中上京城周长三十二里,建筑宏伟壮丽,形制模仿长安,为当时东北最大城市。交通相当发达,有朝贡道、营州道、契丹道、新罗道、日本道及黑水靺鞨道等六大水陆干线通往中原、邻近地区及新罗、日本等国。同内地的“就市交易”及互市岁岁不绝,与日本的海上贸易也相当活跃,一次交易往往超过数十万钱。

    不过,靺鞨人还没有最终摆脱和排斥石器,在遗址中也零星出土了刮削器、石镞、砺石。 在靺鞨人的墓葬中,还发现了大量的马骨、猪骨。马是靺鞨人的骑乘、运载和狩猎工具,猪是他们的重要衣食之源。这表明了靺鞨人的经济生活,乃是畜牧、农耕和狩猎并存。这也是靺鞨文化所构成的一个基本特征。 黑龙江下游两岸的黑水靺鞨,仍以原始的渔猎经济为主。有少量的农业,种植粟、麦、稞、还会用米酿酒。猪仍然是主要财富,是区分贫富的标志。富人死后,要用上百头猪祭祀,穷人只用几头猪了事。黑水靺鞨素以劲健剽悍著称,习惯于编发辫,头上插有雉尾冠饰,缀野猪牙串于脖子和腰间;擅长于步战,手持一尺二寸长的矢石砻,就是过去肃慎人的“楛矢”遗制;在背山面水的地方,先挖一个地穴,穴顶支架起木头,覆盖上泥土,外形像一个坟丘,这就是他们居住的半地穴式房屋。夏则出随水草,冬则人处穴中。唐朝在黑水靺鞨设置勃利州、黑水军、黑水都督府,类似于今天的民族区域自治的做法。 

    地处松花江上游的粟末靺鞨,适宜于农耕,农业、手工业和畜牧业水平,比其他各部要发达得多。在中原王朝影响下,粟末靺鞨率先跨入阶级社会,进而迅速封建化。社会内部的私有制取代了公有制,对邻居的财富产生了强烈的贪占欲望,战争于是就成了他们的职业。有部分粟末靺鞨南迁,他们的酋帅做了唐朝的官员,而留居故地的大量粟末靺鞨,则成为后来后渤海国(唐渤海都督府)的主体民族。

    (四)文化教育

    渤海不断派遣诸生到长安太学“习识古今制度”,其文字使用汉字,在五京周围等发达区域,以中原教育为模式,自上而下地建立了较为系统的教育体制。无论是儒学、宗教、文学、音乐、歌舞、绘画、雕塑以及科学技术等等,都取得了一定的成就,涌现出一批著名学者、文学家、艺术家、航海家等。儒家思想成为渤海社会中的统治思想,中原的佛教在其境内各地得到广泛传播。在生活习俗方面,除保持固有的传统及因袭高丽、契丹的某些旧俗外,还积极汲取来自中原地区的新因素,从而导致了起居行止、饮食服饰以及丧葬喜庆、体育娱乐等许多方面同汉人逐渐接近并趋向一致。凡此种种,都促使渤海与内地间形成了“车书本一家”的关系,海东文化也作为盛唐文明的一个分支而在中华民族的开发史上占有重要一页。              

    (五) 历史影响。

    靺鞨是肃慎族系发展史上很有影响的时代,之所以有影响就是因为他们第一次取得了政权,公元698年,也就是武则天的圣历元年,大柞荣自立为国王,建立了渤海国,是受制于唐朝的一个东北行政区。渤海国一共经历15代国王,历时229年,拥有5京、15府、62州、130余县,地广5000里,为10万户,人口300万,渤海国主要有五京。 其中上京龙泉府,在今天的宁安渤海镇。渤海镇是中世纪我国东北地区最著名的城市,仿照唐都长安而建。渤海国曾四易古城,首先在敦化建国,而后显州,再后东京即今珲春八连城,最后到上京龙泉府,今宁安渤海镇。渤海国立国期间,先后派遣使者朝唐132次,35次派使者到日本。渤海国是我国历史上以粟末靺鞨人为主建立的,隶属于唐朝的地方民族政权,疆域辽阔。渤海国上京龙泉府遗址,以其大量的现存遗迹、遗物形象,反映汉唐与地方经济交流、文化融合以及宗教信仰等方面的发展、变化与传播,对中世纪东北亚广大地域的文化进步产生过重要影响,具有不可替代的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

    公元925年,契丹强盛,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率兵亲征渤海国,于926年灭亡渤海国,改渤海国为东丹国,任长子耶律倍为东丹国王。公元928年,东丹国都南迁,大批渤海人被迁至辽东,把渤海国人户9.4万余户,47万余人迁到今辽宁吉林一带。黑水靺鞨从辽,改称五国部,成为辽朝监领下的松散的部落联盟。 

    五、五代、宋、元、明时期的女真

    中原为宋元明时期(公元960年—公元1644年),东北肃慎族系为女真族时期,这时期女真族主要社会发展特征是第二次建立了国家政权。第一次入关建都,燕京(今北京)。

    (一)“女真”的语义与语源

    语言属阿尔泰语系,通古斯语族,古满语支。“女真”这个族名,是契丹人对“肃慎”读音上的音转,并且被记载下来。“肃慎”在汉语中被写为“鷞鸠”就是猎鹰。“肃慎”这一词汇被女真语继承,即女真语zhul(东方之义)shen(海青之义)的合成,读音为“珠里真”,即“东方之鹰(海东青)”的意思。辽-金时期称“女真”、“女直”(避辽兴宗耶律宗真讳)。

    (二)金国的疆域

    金国曾经统治半个中国。金与南宋,是以淮河和大散关作为分界,其西、北为西夏和萌古(今蒙古的先世)各部。金朝疆域包括今黑龙江、吉林、辽宁、河北、山东、山西的全部,陕西大部,内蒙古、甘肃的东部,俄罗斯东部外兴安岭以南、乌苏里江以东地区,以及蒙古人民共和国东方省的一部分。

    (三)金国建立

    渤海国为辽所灭,亡国后,整个黑水靺鞨都附属于辽,辽是女真的繁盛时期。辽根据女真内部社会文化发展极其不平衡的状态,分为生女真和熟女真。是根据生产力发展的状态确定的。比如进化比较早为熟女真,还没有开化的部落为生女真。公元12世纪初,在生女真的首领完颜阿骨打的率领之下,于1115年在阿什河畔的阿城称帝建国,确立了大金国号,这是满族先人女真人第二次取得政权。完颜阿骨打从建国称帝到后来的海陵王完颜亮迁都燕京,金政权在阿城一共是4代38年,创造了12世纪东北亚最繁盛的城市,成为当时东北亚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的中心。金国后来进了北京,曾经在北京建都,有人考证,北京的天安门前金水河的得名应该源于金代。

    (四)金国的文化

    金国建国之初,女真族的文化还很落后。侵略中原后,抢劫到大批汉族图书,一批汉族文人前来归附,使女真文化发展起来。女真贵族自幼学习汉族语文和各种文化知识,朝廷还采用骈体文写诏谕和奏章。唐、宋诗词,也是金国宫廷文学的主要形式。女真贵族完颜踌,能诗善画,他在《思归诗》中有“新诗淡似鹅黄酒,归思浓如鸭绿江”这样颇为风趣的诗句。

    金国女真族的歌舞音乐也受中原影响,常用乐器有的箫、琵琶、笙、鼓之类。宫廷乐工、歌女也能表演柳永的《望海潮》一类的乐曲。

    女真族信奉珊蛮教。珊蛮,即萨满。在女真语中,把巫婆叫珊蛮。所以,珊蛮教实际是一种巫术。重要的是,后来的满洲人也信奉珊蛮教。金国女真人也接受了佛教和道教,于是各地出现了许多佛寺和佛塔。

    1234年,在蒙古人的有力打击下,盛极一时的金国土崩瓦解。先前徙居中原、华北和辽东的女真族迅速被同化。而那些留居在故地的女真族,一夜之间分化瓦解,重又分散为众多的部落,接受来自元朝新政权的统治。

    在金上京历史博物馆里现有馆藏文物2100余件(套),其中一级藏品30件,三级以上藏品5 6件。这些文物荟萃了金上京地区的文物精华,包括金代的生产生活的用具、战斗武器、宫廷礼器、官府印鉴、宗教法器、金银饰品等。其中主要可分为石器、玉器、陶器、瓷器、青铜器、古书画、铜镜以及其他各种藏品。它集中展现了肃慎后裔金朝人民从建国前后,至迁都燕京这38年间金代瓷器,上京地区的历史延革和经济文化发展概况,具有鲜明的地域性、民族性和时限性,凸显出了肃慎后裔金朝人民的科学、艺术,文化风采。

    鱼纹铜镜。阿城金上京历史博物馆的金代铜镜,数量很多,品位殊高。其中有全国最大的铜镜——大双鲤纹镜。直径43厘米,重12.4公斤。内有两条鳞鳍清晰,活灵活现的鲤鱼,又有水纹、水草和气泡巧妙装饰其间,给人以动静相宜的美感。女真人世居白山黑水间,多以捕鱼为主,鱼与他们生活有着密切的联系。鱼又有吉祥之意,因此女真人把吉祥的鱼文化融入铜镜中,所以金代鱼纹镜最多。

    金源文化总体特征是一种多元多流文化的复合体。金源文化突出特点:一是进取性、志向远大、以小搏大、勇敢精进、不弃不舍;二是包容性、学人之长、彻底而迅速,不断提高自己,完善本民族素质。

    (五)金国的贡献

    一是稳定了扩大了南北疆域,二是沟通了南北文化的交流,三是定都北京,中国政治文化中心北移,为今天的北京繁荣打下了基础。

    六、明清时期满洲族

    清(公元1636年—公元1912年)这时期肃慎族系为满洲族,主要社会发展特征是第三次建立了国家政权,统一全国。

    (一)清朝的建立

    元朝时,辽东的女真几乎不复存在,东夏国统治区域内女真大大增加。明代后期崛起,组成满族共同体的这部分女真人,建州女真建立后金,形成满族共同体的主体。

    明代女真分为建州、海西(扈伦)、东海(野人)女真三部。黑龙江女真当时称为“野人女真”,生活在松花江、牡丹江、图们江、黑龙江流域的广大地区,所以也被称为东海女真。 十六世纪中叶以后,建州、海西女真各部互相残杀,频繁争战。1616年,建州左卫的爱新觉罗努尔哈赤起兵统一女真各部落,建立后金。海西女真完全统一于建州女真,野人女真一部分融入建州女真。1635年,皇太极废除“女真”的族号,改称“满洲”,将居住在中国东北地区的建州女真、海西女真、野人女真、汉、蒙古、朝鲜、呼尔哈、索伦等多个民族纳入同一族名之下,满族自此形成。同时,也有一部分辽代女真的后人并未被编入八旗, 变成现在的赫哲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等,他们是今天满族的近亲。 1636年,皇太极将国号改为 “清”。1644年入关灭李自成,建立了清朝,疆土覆盖满洲、前明关内领土及西北新领地。满族所建立的清王朝是肃慎族系第三次建立政权,而且是是全国统一的多民族一体的王朝。是肃慎族系发展最鼎盛辉煌的时期。清朝有276年历史,从1636年到1912年,共有12个皇帝,辛亥革命推翻清朝后,因满洲族大部分定居在关内,故官方改称为“满族”,建国以后延用满族称谓至今。

    (二)清朝的功绩

    第一,大清建国后,大约开拓了900多万平方公里国土,即超过了明朝疆域的2倍还要多些,从而使当时我国的疆域达到1240万平方公里左右。后来,即便是晚清时代的系列性的割地赔款之后,其留给民国政府的家底还有1136万平方公里的疆土,我们完全可以说今日中国的这点家底主要是清时确立和传留下来的(清朝),这是满族当家时对我们中华民族大家庭所做出的最大贡献。

    第二,有效地组织了自卫反击的军事行动,终于打败并驱逐了来自西方的入侵者,并迫使俄国人与我国签订了著名的中俄《尼布楚条约》,康熙二十八年七月十四(1689年9月7日),尽管通过这个条约丢掉了从贝加尔湖以东到尼布楚一带直到外兴安岭以北的大片疆土,但也有力地遏止了俄国人的侵入势头并有效地捍卫了祖国领土的完整和中华民族的尊严。

    第三,实施开明民族政策,解决诸多民族问题,巩固了中华民族的多元一体,实现了我国历史上空前的康、乾盛世局面。

    第四, “增加人口”方面的成就尤其显著,创造了历史上的空前记录,人口激增至4亿以上(约近当时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当时我国的经济总量占居全球的第一位。曾经得到毛泽东、周恩来的肯定。

    第五,在“发展文化”方面,当时文化艺术人才辈出,硕果累累,康熙帝、雍正帝、乾隆帝都主持编辑了《御制文集》、《御制诗集》,收诗4万多首,嘉庆、道光帝皆有文集、诗集,可称得上名副其实的满族作家。鄂貌图(1614—1661年)则著有《北海集》,被称为“满洲入关第一诗人”。 女词人顾太清(原姓西林觉罗)则著有《东海渔歌》,在词坛上与纳兰性德齐名。 满族的小说在满族文学甚至中国文学上都占有重要地位。清初出现了短篇小说集《聊斋志异》 。曹雪芹写出了一部伟大的现实主义长篇小说《红楼梦》,把我国古典小说的创作艺术推向空前的高峰,在世界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第六,开办“洋务”, 推行 “新政”,派人出国留学,翻译科技书籍,举办新式学堂,出版新闻报纸即等等,推动了我国近代工商业的出现和民族文化的发展。

    满族入关主政,成就重大,业绩辉煌。创造出我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盛世局面,当时的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1694-1778年)就曾誉称中国是“举世最优美、最古老、最广大、人口最多而治理最好的国家”。

    以上论述是肃慎族系发展演变的历史轨迹。每个历史发展阶段在黑龙江地域都留下别具特色的历史文化遗产和遗存,在中华民族发展历史过程中,书写了绚丽多彩的历史画卷,留下了丰富宝贵的文化财富。我们有理由,有责任把肃慎文化推介给黑龙江、中国乃至世界,为进一步传承、弘扬和繁荣中国肃慎文化作出应有的贡献。

    鸡西是新开流肃慎族系文化的发祥地,是满族的发源地,满族的先祖圣地,满族的先世从这里走出来,历经肃慎、挹娄、勿吉、靺鞨、女真、满洲、满族,在历史长河中,为中华民族的兴盛做出了特殊贡献。新开流文化开创了肃慎族系文化的先河,为研究黑龙江流域社会发展、民族起源、艺术起源、民风民俗演变等提供了科学资料。肃慎文化作为鸡西地域文化的源头和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鸡西的灵魂和精神家园。肃慎文化在鸡西区域孕育、发展、传承,使鸡西成为中国肃慎文化最丰富的地方。

    肃慎族系文化资源是振兴鸡西经济的宝贵财富。文化与经济密不可分。在今天这样一个文化与经济相互交融,文化发展影响经济发展,文化素质决定经济素质的时代,我们应该关注文化因素的积极作用,充分利用肃慎族系文化,促进鸡西区域的经济发展和繁荣。组织考古专家、学者积极投入研究,进一步挖掘、弘扬肃慎族系文化、全面展现鸡西“中国肃慎文化之乡”的风采。并将其同鸡西的经济、社会发展结合起来,优化经济发展环境,开发文化资源,共创鸡西人民美好生活。让鸡西这座城市因有厚重的文化积淀显现它的伟大。(作者系黑龙江工业学院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参考文献:

    [1] 董凤芹.石镞与新开流文明[J].鸡西社会科学,2013年,第一期。

    [2] 韩景峰.楛矢石砮功能浅析.鸡西兴凯湖肃慎文化高端论坛,2012年9月。

    [3] 张泰湘.黑龙江古代简志[M]黑龙江省: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90.7。

    [4] 新开流半身像见黑龙江省文物考古工作队.密山县新开流遗址[J].考古学报1979年,第4期。

    [5]《考古学报》1979年第四期;《密山年鉴》2003年;黑龙江省文物考古工作队《密山县新开流遗址》。

    [6]董凤芹.新开流文化中的萨满文化遗存[J].海东青,3013年,第一期。

    [7]董濮.宋德胤.肃慎文脉[M] 黑龙江省: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13.6.

    [8]蒋秀松.朱在宪.东北民族史纲. [M].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1993。

    [9] 杨保隆.肃慎挹娄合考[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9。

    [10] 董凤芹.走进新开流文化. 鸡西兴凯湖肃慎文化高端论坛,2012年9月。

    [11]郭晓华.佳木斯地区历史文化研究[M].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

    [12]张博泉.魏存成.东北古代民族考古与疆域[M].长春:吉林大学出版社,1998。

    [13]董万仑.东北史纲要[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7。

    [14] 干志耿.孙秀仁.黑龙江古代民族史纲[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7。

    [15]傅朗云.杨旸.东北民族史略[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83。

              
CopyRight 2012-2013 黑龙江工业学院人文社科系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黑龙江省鸡西市和平南大街99号      电话:0467-2395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