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耐基人际关系学圣经(连载)

时间:2011-04-19 点击:534 发布:admin

一避免伤害的艺术(三)
奥克拉荷马州恩尼德市的江士顿,是一家工程公司的安全协调员。他的职责之一是监督在工地工作的员工戴上安全帽。他说以前他一碰到没有戴安全帽的人,就官腔官调地告诉他们,要他们必须遵守公司的规定。员工虽然接受了他的纠正,却满肚子不高兴,常常在他离开以后,又把安全帽拿下来。

他决定采取另一种方式。下一次他发现有人不戴安全帽的时候,他就问他们是不是 安全帽戴起来不舒服,或者有什么不适合的地方。然后他以令人愉快的声调提醒他们, 戴安全帽的目的是在保护他们不受到伤害,建议他们工作的时候一定要戴安全帽。结果是遵守规定戴安全帽的人愈来愈多,而且没有造成愤恨或情绪上的不满。

提奥多•罗斯福和塔虎脱总统之间发生过著名争论——

那次争论分裂了共和党,使威尔逊进入白宫,写下了世界大战的辉煌之页。当罗斯福于1908年步出白宫的时候,他让塔虎脱当上总统,然后到非洲去猎狮子。等他回来的时候,却大发雷霆。他斥责塔虎脱的保守主义,有意为自己弄到第二任的提名,于是组成了雄麋党,结果把共和党弄垮了。接着的大选结果,塔虎脱和共和党仅得到两州的选票——维蒙州和犹他州。这是共和党的空前惨败。罗斯福责怪塔虎脱,但塔虎脱总统有没有责怪他自己呢?

当然没有。塔虎脱说:“我看不出我怎样做,才能跟我以前所做的有所不同。”

要怪谁呢?罗斯福或塔虎脱?卡耐基声言他不知道,而且也不管。但卡耐基却看出了问题的另一方面:所有罗斯福的批评,都无法使塔虎脱承认自己错了。结果只使塔虎脱竭力为自己辩护,眼中带泪反复地说:“我看不出我怎样做,才能跟我以前所做的有所不同。”

再拿“茶壶盖油田”舞弊案来说吧。报界对此案抨击了好多年,结果把整个国家弄得一蹶不振。在这一代人的记忆里,美国的政治界还没有发生过这一类的事情。那桩丑闻的实情是这样的:哈定总统的内政部人长亚勃•佛尔受权主掌政府在艾尔克山丘和茶壶盖地区油田的出租事宜——那些油田是保留给海军未来使用的。佛尔部长有没有让别人公开投标?没有。他干脆把那份利益颇丰的合同交给他的朋友艾德华•杜韩尼。而杜韩尼怎么做呢?他给了佛尔部长十万美金“贷款”。此后,佛尔部长命令美国海军进入该区,骗走了那些对手,免得周围的油井汲走了艾尔克山丘的原油。那些对手,在枪头刀尖之下被赶后,冲进了法院,揭发了十万美元茶壶盖油田舞弊案。结果闹得沸沸扬扬,毁了哈定总统的执政,激起全国的公愤,要弄垮共和党,而且使佛尔落入铁窗。

佛尔被斥骂得狗血淋头——还没有一个公务员被斥责得如此凄惨。但他一点也没有反悔!好多年之后,胡佛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暗示哈定总统之死是由于一个朋友出卖他,令他焦心和忧虑过度。而当佛尔太太听到这段话时,从椅子里跳起来,泪流满面,双手紧握拳头,尖声叫道:“什么!哈定被佛尔出卖了?绝没有!我先生从来没有出卖过任何人,整屋子的黄金都无法使我先生起歹念。他才应该是被出卖带上刑场,钉上十字架的人。”

在这里,人性表现出来了,做错事的人只会责怪别人,而不会责怪自己,我们都是如此。因此当你我明天很想批评别人的时候,我们要明白,批评就象家鸽,它们总会回来的。我们要明白,我们准备纠正和指责的人,可能会为自己辩护,反过来谴责我们;或者,象文雅的塔虎脱那样,他会说:“我看不出我怎样做,才能跟我以前所做的有所不同。”

1865年4月15日,林肯奄奄一息地躺在福特戏院正对面一家廉价客栈的卧房里,有人在戏院枪杀了他。林肯那瘦长的身子斜躺在那张对他来说嫌短的床上。床的上方,挂着一张罗莎波南的名画“马市”的廉价复制品,还有一盏煤气灯发出惨淡的黄晕。

当林肯奄奄一息地躺着时,战争部长史丹顿说,“这里躺着的是人间有史以来最完美的元首。”

林肯做人处世的成功秘诀是什么?卡耐基对林肯的一生研究了十年,而且花了整整三年的时间,写作和润饰了一本名叫《人性的光辉》的书。他相信他已经尽了人类的一切可能,对林肯的个性和家居生活,做了详细和透彻的研究。对林肯跟别人的相处之道,卡耐基更做过特别的研究。他是否喜欢批评别人?是的。当他年轻的时候,在印第安纳州的鸽溪谷,他不只是批评,还写信作诗挖苦别人,把那些信件丢在一定会被别人发现的路上。其中有一封信所引起的反感,持续了一辈子。

林肯在伊州春田镇执行律师业务的时候,甚至投书给报社,公开攻击他的对手。1842年秋天,他取笑了一位自负而好斗的名叫詹姆斯•史尔兹的爱尔兰人。林肯在春田时报刊出一封未署名的信,讥讽了他一番,令镇上的人都捧腹大笑。史尔兹是个敏感而骄傲的人,气得怒火中烧。他查出写那封信的人是谁,跳上马,去找林肯,跟他提出决斗。林肯不想跟他斗,他反对决斗;但是为了脸面又不得不决斗。对方给他选择武器的自由,因为他的双臂很长,他就选择骑兵的长剑,并跟一名西点军校的毕业生学习舞剑。决斗的那一天,他和史尔兹在密西西比河的一个沙滩碰头,准备决斗至死为止。但是,在最后一分钟,他们的助手阻止了这场决斗。

这是林肯一生中最恐怖的私人事件。在做人的艺术方面,他学到了无价的一课。他从此再没有写过一封侮辱人的信件,他不再取笑任何人了。从那时候起,他几乎没有为任何事批评过任何人。

提奥多•罗斯福总统说,他当总统时,若碰到了棘手的问题,他常往后一靠,抬头望望挂在他白宫办公室墙上的那张林肯的巨幅画像,问他自己,“如果林肯在我这种情况下,他将怎么做?他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当下次我们很想把别人“骂得狗血淋头”时,就从口袋中掏出一张五块钱的美钞,看看钞票上林肯的画像,而且问:“如果林肯碰到这个问题,他将如何处置?”

马克吐温常常会大发脾气,写的信火气之大足以把信纸烧焦。例如,有一次他写一封信给反对他的人说,“给你的东西应该是死亡埋葬许可书。你只要开口,我一定会协助你弄到这份许可书。”又有一次,他写信给一位编辑,谈到一名校对企图“改进我的拼字和标点”。他以命令的口气写着:“此后这方面的情形必须遵照我的底稿去做,并且要教那个校对把他的建议留在他那已经腐朽了的脑子里面。”

写这些可以刺痛别人的信,很让马克吐温感到痛快。这样做,他的气出了,而这些信件也没有引起任何不好的反应,因为他的太太已经悄悄地把这些信拿了出来,没有付邮,这些信根本就没有寄出去。

你是否想劝某人改掉一些坏习惯呢?卡耐基认为这很好,他非常赞成。但为何不从你自己开始呢?从一个纯粹自私的观点来说,这比有意改进别人获益更多,而且所冒的风险也少很多。

白朗宁说:“如果一个人先从自己的内心开始奋斗,他就是个有价值的人。”要革除你自己所有的缺点也许必须到圣诞节才办得到。那时候你就可以在假期里好好休息一番,再利用元旦规劝和批评别人。

卡耐基强调,要先把自己修炼得十全十美,然后才能规劝别人。

“不要抱怨邻人屋顶上的雪,当你自己门口脏兮兮的时候。”

卡耐基回忆说:“当我还年轻的时候,极想表现一番。我写了一封信给作家里察哈丁•戴维斯,他一度在美国文坛上红得发紫。我当时正着手写一篇有关作家们的杂志文章;我请戴维斯告诉我他的写作方式。在这之前几星期,我曾收到一封来信,信末写着: ‘口述信,未读过。’“我觉得棒极了。我觉得写那封信的人,一定很了不起、很忙碌、很重要。我一点也不忙碌;但是我急于向里察哈丁•戴维斯表现一番,因此我就在短笺的结尾,以这些字句作为结语:‘口述信,未读过。’“他根本就不看我的信,只把信退还给我,并在尾端草草地写下:‘你的礼貌真是没有礼貌。’没错,我是做错了,也许我是咎由自取。但身为一个凡人,我不以为然。我不以为然的感受是如此深刻。当我在十年之后得知里察哈丁•戴维斯的死讯时,我的心中仍然想着他那次对我的伤害。”

卡耐基告诫道:“如果你我明天要造成一种历经数十年、直到死亡才能消失的反感,只要轻轻吐出一句恶毒的评语就得了——不论你多么肯定自己那样做是理所当然。”

所以,卡耐基认为,跟别人相处的时候,我们要记住,和我们来往的不是逻辑的人物,和我们来往的是充满感情的人物,是充满偏见、骄傲和虚荣的人物。

刻薄的批评,使得敏感的汤玛斯•哈代——他是曾使英国文学丰富的最佳作家之一,永远放弃了小说写作;批评使得英国诗人汤玛斯•查特登走向自杀。

班杰明•富兰克林年轻的时候手腕不够,后来跟人相处变得如此圆滑,如此干练,结果被任命为美国驻法大使。他成功的秘密是:“我不说任何人的坏话,”他说,“……我只说我所知道的每一个人的长处。”

要了解和谅解别人,就需要个性和自制。

“一个伟大的人,”卡莱尔说,“以他待小人物的方式,来表达他的伟大。”

包布•胡佛是一位著名的试飞员,并且常常在航空展览中表演飞行。一天,他在圣地牙哥航空展览中表演完毕后飞回洛杉矶。正如《飞行》杂志所描写的,在空中三百尺的高度,两具引擎突然熄火。由于他熟练的技术,他操纵了飞机着陆,但是飞机严重损坏,所幸的是没有人受伤。

在迫降之后,胡佛的第一个行动是检查飞机的燃料。正如他所预料的,他所驾驶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螺旋桨飞机,居然装的是喷气机燃料而不是汽油。

回到机场以后,他要求见见为他保养飞机的机械师,那位年轻的机械师为所犯的错误而极为难过。当胡佛走向他的时候,他正泪流满面。他造成了一架非常昂贵的飞机的损失,差一点还使得三个人失去了生命。

你可以想像胡佛必然大为震怒,并且预料这位极有荣誉心、事事要求精确的飞行员必然会痛责机械师的疏忽。但是,胡佛并没有责骂那位机械师,甚至于没有批评他。相反的,他用手臂抱住那个机械师的肩膀,对他说:“为了显示我相信你不会再犯错误,我要你明天再为我保养飞机。”

卡耐基看到,父母普遍会动不动就批评他们的孩子。卡耐基认为,孩子并不是不可以批评,但是,卡耐基说:“在你批评孩子之前,请读一读美国新闻报导的典型文章之一《不体贴的父亲》。”这篇文章首先登在《家庭纪事》杂志的社论栏中。

《不体贴的父亲》是篇小品文——因一时内心的感觉而写出来的——却打动了很多读者,引起人们心弦的共鸣,以致成为被大家最喜欢读并一再转载的文章。自从这篇文章第一次刊载出来以后,《不体贴的父亲》的作者李文斯登•劳奈德写道:“全美国成百上千的杂志和报纸都转载过,在外国也有着差不多同样的情形。我自己就同意过成千上万的人,让他们在学校、在教堂以及在演讲台上宣读这篇文章。它还在无数的机会和节目中广播出去。奇特的是,大学刊物登载它,中学刊物也登载它。有的时候一篇小文章却神奇地透达人心。这一篇小文章确实也产生了同样的效果。”

这篇文章的启示是,我们不要责怪别人,我们要试着了解他们,我们要试着明白他们为什么会那样做。这比批评更有益处,也更有意义得多;而这也孕育了同情、容忍,以及仁慈。“全然了解,就是全然宽恕。”

卡耐基的处世艺术的确很特殊。他首先要求人们先深入到自己的内心,先发现自己身上存在的缺点,然后才能指出他人的错误和不足,使别人能心悦诚服地接受。这种处世方法,我们也不妨试试。

评论列表
系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