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工业学院党政办公室

绿叶:秘书的身份证明

黑龙江工业学院党政办公室  雒文龙

 

人间四月,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漫步轻盈在校园间,那是一种何等的潇洒与释放。可是,面对清晨加班下班的秘书来讲,却没有那么多闲情来欣赏和消遣。有人说“秘书秘书,秘密抄书。”我们没有反驳,而是轻微地一笑。因为,我们知道他们不了解秘书。

先前,在拙文《把忠诚敬业奉献当成一种习惯》中,我引用了泰戈尔的诗句:“花的事业是甜蜜的,果的事业是珍贵的,让我们来做叶的事业吧,因为叶总是谦逊地垂着安详的绿蔓。”时间展眼过去将近两年,在这段时间里,个人在写作上有了新的认识:我愿做一片醉绿的叶子,因为绿叶是秘书身份的证明。

众人都知道,生活在多氧的环境中,尤其是在广袤森林之中,人都会“醉氧”,那份“醉生梦死”的享受,使人留恋忘返,不忍卒归,真想一辈子呆在这个地方啊!同样,学习、生活、工作在绿叶的世界里,清晨阳光甘露,草尖饱满欲滴,那份清亮透彻,着实会让人佩服大自然的鬼斧生工。

秘书:绿叶。一对通义词,一种同质物,天然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秘书绿叶,是肝胆兄弟。还记得当初与我现在主管领导一起写作的日子。那时候,我们一先一后,一主一佐,一笔一画。在起草领导报告和讲话的疆场中左突右冲,在撰写单位年度计划与总结的战地上上窜下跳。有时为了一句话,甚至为了一个恰当的词,都要反复斟酌与琢磨,实在想不出来,就看报纸,翻字典,背诗词。有时嘟噜着,在嘴里忽然之间“冒”出一个词来,是那么的兴奋、那么地激动,完全不顾及时间的流逝,月亮的升起……好不容易划上最后一个句号,还是意犹未尽,意尽未阑珊,脑袋里仍然万马奔腾,风驰电掣,精骛八极。在这个时候,我们从来没有想过文章是自己写的,应该署名专利,反而更多的是担心,怕不合格,怕领导不满意。“肝胆”一词,古来隐喻、譬喻者较多,有高适文人墨客的“未知肝胆向谁是,令人却忆平原君”,有元稹新乐府运动的“酒酣肝胆露,恨不眼前剖”,有谭嗣同变法维新的“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但我们更愿意赋予它新时期新的意义,那就是“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应念岭表经年,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这个时候,有人还会说秘书秘书,秘密抄书吗?

秘书绿叶,是使命担当。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5月8日视察中办并同中办各单位班子成员和干部职工代表座谈会上讲话指出:(办公室人)要敢于直面问题,矛盾面前不躲闪,挑战面前不畏惧,困难面前不退缩,在关键时刻和危急关头豁得出来、顶得上去、经得住考验。同时,也是对秘书工作者的谆谆勉励和殷殷嘱托。《围炉夜话》中说“人品之不高,总为一利字看不破”,重利品不高,淡泊名利方能致远,也才能成大器。我还记得,在刚到办公室不长时间,一位主管文字综合的副主任要我为领导起草参加会议研讨发言材料,我用尽全力洋洋洒洒写了好几页,自认为其中文辞反复推敲,用典恰当精准,语句流畅优美,简直无懈可击。可是,当我后来才知道,领导根本没有用那篇稿,而是用了那位副主任写的稿,这让我羞愧内疚莫及,赶紧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副主任没有批评我,而是用手轻拍了一下,口中说到:没关系,你刚来,多数情况不了解,以后多练习就好了,还好我也备写了一份,以防万一。”恰恰是这备写的一份,在关键的时刻派上了用场,让我真正懂得了什么是“担当”。他教会我:敢于担当,就是在职责和角色需要的时候,毫不犹豫、责无旁贷地挺身而出,就是在承担义务当中激发自己的全部能量,它是一种责任,一种自觉,一种境界、一种修养。

秘书绿叶,是青春无悔。我曾在面向自己的办公室墙壁上贴出一张题字为“牢心见性,炼心悟空”的工作格言(“牢心”指古有画地为牢,我以斗室为牢;“见性”指日久见性,日久见真;“炼心”指以“码字”为业,千锤百炼;“悟空”指知行合一,以策资政,以文辅政。),并在下面做了3点诠释:一是思想上不成熟,二是政治上很幼稚,三是学习上没长进。这三句话来源于刘少奇主席反对长女刘爱琴入党时的意见。当刘爱琴得知后,她没有哭闹和抗议,而是再次默默地返回内蒙古继续做着知青,此后,她在内蒙古结婚生子,扎根于这边土地。1979年平反后,先后在河北师范大学、北京中国人民警官大学担任俄语教师、副教授。曾获全国妇联授予的“三八红旗手”光荣称号以及公安部授予的人民警察一级金盾荣誉奖章,真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感怀于此,每当我心情不能平静之时,找到《雷锋日记》中的片段来鼓舞自己。比如,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可是,为人民服务是无限的,我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之中去。再如,一个共产党员是人民的勤务员,应该把别人的困难当成自己的困难,把同志的愉快看成自己的幸福。要记住:在工作上,要向积极性最高的同志看齐,在生活上,要向水平最低的同志看齐。何等的慷慨激昂,何其地大义凛然!秘书,一个合格的秘书,想必也要以此为人生追求,以此为人生注解吧。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这是初唐“吴中四士”之一张若虚的名篇。虽然《全唐诗》中仅存诗2首,却早已奠定了他在唐诗史上的地位:“孤篇横绝,竟为大家”。我想,他一生的诗作想必也不止有这两首吧。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现象?如果套用在个人身上,我的最大感悟仍然是印度大文豪泰戈尔《飞鸟集》中的那一句:“绿叶的生与死乃是旋风的急骤的旋转,它的更广大的旋转的圈子,乃是在天上繁星之间徐缓的转动。”但对于其他秘书工作者会有哪些所悟所得呢?

 

——写于2017年清明节后

发 布 者:
 党政办公室
添 加 时 间:
 2017-04-10
点 击 数:
103次
黑龙江工业学院党政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