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工业学院党政办公室

跳动的精灵:秘书的脚步

孟夏草长,花开六月;万物共生,于斯为盛。这几句赞扬大学校园的话是从心里拔出来的。其实从前也看到过校园的美景,却没有像今天这样感动,因为看到了变化,感觉自己“恍如隔世”。回想6年来的秘书生活,印象中从来没有如现在这样感喟:以前,从美景处走过,随便一眼,不走心不入脑;如今,从美景处走过,深情凝望,思绪飘接天际。为什么?是眼睛有变化?还是年龄有增长?是心态变化啦?还是思想成熟啦?冥思追问,答案莫衷一是。可能都是,或许全非。

今天,才发现:是自己脚步放慢了。脚步,丈量每个人走过的路;脚步,折射每个人身后的影。有的稳健、有的悠闲、有的蹒跚、有的追赶……正是这多样的脚步,织就了各自精彩的人生。然而作为一个文字秘书,应该有怎样的脚步?沉重,轻快,匆匆,还是踊跃?不思量,自难忘。

从个人实践角度出发,如何在原本定型的文稿中再展新桠,甚至在认为是味同嚼蜡的文稿中重焕风采,需要的是秘书的坚实脚步、构思的灵光一现。这一闪灵光,是长久坚持的结果,更是苦苦求索的回报。仅仅一倏,宛如流星、恰若精灵,在动静之间,演绎出一幅精彩画面,好似那地球之巅、苍穹之上的夜空绚烂极光。这难道是老子“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的自然应用?这跳动的顽皮精灵,到底是怎样捕捉到手的呢?靠的是什么?

靠舍我复谁、百炼成钢。《孟子·公孙丑下》中有个成语叫“舍我其谁”,意思是做人做事要敢于担当。我们知道,孟子是生活在战国中期的儒家代表人物,有“亚圣”盛誉。在这里不谈孟子,谈孟子的前辈——墨子。我们知道,墨子据传大概晚出生孔子70年左右时间(见易中天《中华史之百家争鸣》),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哲学家,是墨家的创始人,(当时有“非儒即墨”之称,可见墨家影响之大)。在这里,不谈他创立的几何学、物理学、光学等科学理论,谈“墨子救宋”。公元前440年左右,29岁的年青墨子听到楚国将要攻打宋国的消息,当时惠王(在位56年,春秋战国之际楚国有为国君)邀请当时著名的机械制造达人公输盘(鲁班)前来打造攻城的云梯。墨子匆忙步行十天十夜前来劝说,并在沙盘上与公输盘解带为城,以牒为械模拟攻守演练,结果是公输盘一次又一次地设下攻城的方法,墨子一次次地挡住了他。公输盘的攻城器械都用尽了,墨子的守城办法还绰绰有余。最后,楚惠王放弃了攻打宋国的想法。然而戏剧性的故事却发生在宋国。据说,墨子劝说成功返途路经宋国,当时倾盆大雨,宋国守将闭门不纳,拒绝提供给墨子及弟子避雨的地方。很多人都不理解表示愤慨,然而墨子只是“莞尔一笑”。因为我们知道,墨子主张的是兼爱、非攻和尚贤,追求的是“世界大同”和“人间大爱”,是不折不扣的墨家“巨子”。作为秘书,应该学习这样舍我其谁的精神,在实践文稿起草中,守护好自己的气节:应仆从,不随从;应服务,不盲目。对照自身来讲,刚开始的目标是写够1005000字的文稿。如今,在不知不觉中,起草的文稿已然远远超过这个数字。这6年间,从写作历程来讲,有推倒、有重写、有修改、有调整。但更重要的是写作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从刚开始的凑字数,重辞藻,到后来的变结构,精语言。但是今天,已经忘记了这些,崇尚的是自由,看重的是思想,表达的是心声。可能,会有夸张,但写作到了一定程度,就是“戴着锁链跳舞”也释然。大家都知道,起草文稿的最大难是写讲话稿,那是在领导圈定的意图之中写作的。这其中蕴含着领导科学与政治艺术,彰显着政治的智慧和美的哲学。俗话说“人得交游是风云,天开图画即江山”,便是最好的写照。需要赘言的是,在长时间的写作磨砺之后,让自己保持住独立的写作人格,不要人云亦用,不要随波逐流,崇尚“圆以融,中庸之精义也”。如此写作,会发现自己的脚步已“寻门而入”。

靠法无顿法顿悟为法。谈到“顿悟”,马上会联想到佛教,因为这是众生本来的社会常识和生活感觉。佛,原指佛陀(或浮屠),本意是觉者,指觉醒了的人。佛教本义,提倡人人皆可成佛(一如现世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谈到佛,都会想到释迦摩尼,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忘记了乔达摩·悉达多这个真名。先解释一下这个名字,“释迦”是姓氏,“摩尼”是有智慧的人,结合起来就是释迦家族有智慧的人。我们尊佛称祖的时候,却忘记了原来的本意,只知道他是无边法力的西方神圣。在这里,不谈佛教,谈禅宗(中国化佛教)。禅有大小乘之分,佛祖悟到的并首转法轮(即首次开坛讲他所悟到的人生哲理)的是小乘禅。《长阿含经・游行经》中记载:是故比丘!无为放逸。我以不放逸故自致正觉。无量众善,亦由不放逸得。一切万物无常存者,此是如来末世所说。于是世尊即入初禅定,从初禅起入第二禅,从第二禅起入第三禅,从第三禅起如第四禅,从第四禅起入空定、从空处定起入识处定,从识处定起入不用定,从不用定起入有想无想定,从有想无想定入灭想定。然后又倒转过来,从入灭想定转到第一禅,又从第一禅依次回到第四禅,从第四禅起,佛般涅槃。小乘禅定大体上就是这个样子。后来,小乘向大乘发展,修禅的方法逐渐多了起来,有“四圣谛”“八正道”“十二因缘”等说,就是没有禅法(见季羡林谈国学之《作诗与参禅》)。秘书就是一个持修者,不过修持的手法与众不同而已。自己看来,秘书,不仅是一个职业的代号,更是一个群体的象征。在这里,会看到有人穷经皓首,会看到有人妙笔生花,会看到有人倚马可待,真真一个精英的群体。如果从幕后走出来,每一个都是精兵强将,每一个都会口若悬河,每一个都可独当一面,每一个都能下笔千言。是什么锻造了秘书群的超能力,至少认为“顿悟”绝对不会缺席。自身理解,跟不断求索求学有关。王国维曾经概括出“治学三境界”,其中第二层讲:“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北宋·柳永《凤栖梧》)秘书起草文稿虽然有时做不到这样严谨有力,但是也科学规范、辩证有道。人们常说“灵山会上,如来拈花,迦叶微笑”,这虽是大乘的捏造,但放在秘书身上,全然可以作为一番新解释,那就是领导的一举一动,会在秘书的文稿起草中再次闪现。比如,某领导善于煽情,秘书就可以整点婉约词;某领导善于鼓励,秘书可以来点苏东坡。总之是,领导的性格性情,在某种场合,就是秘书文稿起草时需要顿悟的“佛法”。如此写作,会发现自己的脚步已“依门而待”。

靠痛的领悟悲情乐道。喜欢读《三国演义》的人都有明显的爱憎观。爱,就爱得心花怒放;恨,就恨得咬牙切齿。比如曹操。有人一提起来就来气,说“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谈到诸葛亮,就说“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其实,这是我们被历史小说所蒙骗啦。事实上,曹操虽诛杀孔融为奸雄,但也有可爱的一面;诸葛亮虽是先帝托孤丞相,但也有灰暗的一面。比如诸葛亮诛杀来敏,就是极大冤案。现在单说曹操的“可爱”。《述志令》(又名《让县自明本志令》,发表于建安十五年(公元210年)冬)中记载。当时曹操已位极人臣,势力强大,世面出现曹操将要篡汉的舆论。所以曹操借推掉汉献帝赏邑的缘由,写了这么一篇政令,来澄清自己绝无二心。其中一段是:今孤言此,若为自大,欲人言尽,故无讳耳。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或者人见孤强盛,又性不信天命之事,恐私心相评,言有不逊之志,妄相忖度,每用耿耿。翻译过来就是,“今天我说这些,好象很自大,实则是想消除人们的非议,所以才无所隐讳罢了。假使国家没有我,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称帝,多少人称霸呢!可能有的人看到我的势力强大,又生性不相信天命之事,恐怕会私下议论,说我有夺取帝位的野心,这种胡乱猜测,常使我心中不得安宁。”这是曹操赤裸裸的呈现,最为直接的表白。试问在政为政,能有几人做到这样清澈?为什么曹操敢说这样的话,因为这是“痛的领悟”。在历史上,大凡触动保守派利益有所作为的改革者,几乎都不能善终。比如,战国时期的伍子胥(自杀),秦孝公时期的商鞅(车裂),汉武帝时期的晁错(腰斩)等。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曹操的举动不能不说很聪明,更不能不说很“可爱”,因为他不但保全了自己家人,更为后来政权的统一作出了自己的历史贡献(三国归晋)。作为秘书,可能每一个措辞、每一个句子,都会形象政务的推进。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大言不惭,而是切身经历体味。每当出现这样事故的时候,会追悔自责、会骂自己无能、会拿脑袋撞墙。可是能有什么用,能挽回自己因为麻痹而造成的损失吗?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需要时刻清醒、时刻警醒。个人意见是,在心头,时刻悬挂“达摩克斯之剑”;在身体,杜绝产生“阿喀琉斯之踵”之病;在灵魂,坚决摈弃“婿贾杰官近畿”之弊。扎下心来,写它二十年又有何妨?如此写作,会发现自己的脚步已“破门而出”。

如果总结,有人会称以上三步为“三部曲”,但个人认为更应该唤作《广陵散》。想那嵇康,家居绿水青山畔,人在春风和气中,于高山流水之下,与知音相和相韵,是何等的逍遥快活,或许他还在高歌: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注流之大;两涘渚崖之间,不辨牛马。

路遥在中篇小说《人生》开篇的地方,引用了柳青《创业史》中的一句话: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的生活道路是笔直的、没有岔道的。有些岔道口,譬如政治上的岔道口。事业上的岔道口,个人生活地的岔道口,你走错一步,可以影响人生的一个时期,也可以影响一生。跨过以上三道门,试问:现时的秘书,你的脚步在哪道?

 

雒文龙

丁酉榴月一日作

发 布 者:
 党政办公室
添 加 时 间:
 2017-06-01
点 击 数:
78次
黑龙江工业学院党政办公室